当前位置: 中华炎黄网 > 炎黄资讯 >

黄帝与聊城
2016-03-30 14:19  作者: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  #我要评论#
字号:T|T
黄帝出生地问题,一直是未解之谜,炎黄网黄帝的血源关系是属西,还是属东,史学界专家学者各执一词。过去我曾认为黄帝是来自祖国的大西北,但是去年读了张长城同志关于黄帝生于桃丘的考证文章后,被他的论点深深吸引,我进而想到难道聊城真的有可能是黄帝最初的活动区域?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开始查找与黄帝部落相关的材料,研究黄帝族是怎么发展变化的。近期深入分析后,认识到黄帝可能来自东方,黄帝系正统华族后裔,是伏羲后人,也是太昊、少昊后代,他最初的重点活动区域极有可能就在鲁西北。由于,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省不少相关市地均称自已是黄帝族的发源地,那么详细论证黄帝的出生地与活动地点就非常必要,只有正本清源,才能知道中华古史真实的发展历程。此文仅供史学爱好者研究之用,不为定论。
    一、黄帝是华夏共祖伏羲的后裔,聊城是伏羲、神农、太昊、少昊经营过的地方,中原大战的原发地
    一提起黄帝,大家肯定就会想到有熊氏,想到祖国的大西北,想到那个活跃在黄河上游的英雄。《三坟·地皇轩辕氏政典》称黄帝为地皇。他的排名在伏羲、神农氏之后,这个排列顺序应当是准确的。《山海经》中说,“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年,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不难看出,人面蛇身,尾交首上,是伏羲的标志,显然暗指黄帝是伏羲之后。那么,伏羲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呢?从古至今提到伏羲的古籍有70多种,最初记载伏羲的书是《庄子》,书中关于伏羲的记载有5处,“内篇”2处,“外篇”3处,据研究者分析,内篇才是庄子的真篇。由于庄子其人长于编故事,就有研究者认为出处极不可靠。《庄子·人间世》中说:“是万物所化也,禹、舜应物之所纽也,伏羲、几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这是对伏羲的较早记载。伏羲在古史中的地位时升时降,他的位次有不同版本,早期地位不太高,越往后地位越高,于是有人认为是历史虚构累加现象,于是此人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太史公对伏羲的记述少之又少。那么,伏羲究竟是人文初祖,历史塔尖上的人物,还是臆造的神话人物?是部落首领,还是定四时、创八卦的部落臣子呢?随着文物考古的逐步深入,我们渐渐看清一个相对真实的伏羲,但历史谜团远未解开:有人说伏羲原是鸟鸡的意思,伏羲族的图腾是华虫锦鸡,是凤凰。也有人根据双蛇相盘、伏羲女娲的合体形象,认为是伏羲的图腾是蛇。还有人说,伏羲的图腾应是龙,认为龙是由蛇变的——“南蛇变龙”。还有人认为龙就是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某种水里的如蛇身躯的长角的大鱼。而在考古方面,在荆楚旧地彭山头遗址中发掘出土八、九千年前的祭天禳灾的蛇图腾柱,用以观测日月星辰,陶盆环周刻下了日月纹,用砾石雕成有双眼双鼻的饕餮神、刻画S形蛇纹,还特别制造出球形圆腹釜,并饰S形绳纹置于三尖足之上(《文物》1992年8月)。可见,这暗合太极八卦的要义。伏羲的图腾既是凤凰图腾,又是龙图腾,伏羲是华夏民族的共祖。我们已基本可以确定,伏羲不仅存在,而且真的是远古塔尖上人文初祖。伏羲部落产生时间相对较早,距今可能早达一万年左右。《氏族典》中说,中华民族的远古祖先燧人氏、女娲氏、伏羲氏、神农氏“皆人面蛇身”。《伪列子·黄帝篇》中说,“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轩辕氏皆是蛇身人面、牛头虎鼻”。根据《历代帝王年表》载,伏羲“在位百十五年崩,葬于陈。或曰传十五世。”也就是伏羲不只一代。对于它的起源地,众说纷纭,比较流行的有荆楚说、河南说、山东说、甘肃说等,南方荆楚之地时间相对较早,可能早达距今一万年。而从人类遗传角度分析,母系氏族伏羲部落分路北上,分别到达江苏、山东、河南、甘肃等地,伏羲女娲族女子与北方汉族男子结合,形成最初的华夏族群。于是,北方汉族的父系遗传95%属于黄白人种(北方型),但母系却有70%属于亚太棕种人(南方型),所以北方汉族的外貌明显的偏离了黄白人种原有的类型。黄帝应当属于北方汉族。从他胜利后使用龙图腾来看,他也应当是神农氏的后代,部落方国的首领。但是他应当与少昊族系关系更为特殊。就聊城市境远古遗存来看,清康熙十二年修《阳谷县志》载:阳谷北境有宓城,太皓伏羲氏之城也。因阳谷在伏羲城以南为阳,乃伏羲教民种谷之地,故名阳谷。又有《尚书·尧典》中言:“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根据张长城同志的推论,旸谷就在现在的东阿鱼山,羲仲在旸谷确定的四时。东阿县境有创造中国文字的鼻祖仓颉之墓,据传仓颉为黄帝史官,或仓颉部落的首领。葬于今东阿县之王宗汤村。聊城市境表现出的大汶口文化器物、龙山文化器物具有鸟型特点,应当属于少昊。聊城市境沿边还有仰韶文化遗存,可见聊城市是几种不同文化的交汇处。这里是最早的伏羲诞生地,还是后来伏羲族重要的据点,不易下结论。因为聊城是最为严重的黄泛区,许多古文化被黄河冲决而走,已很难确知真相,或许聊城古济水沿岸确实是最早的发祥地,但是黄河已埋葬了古文化。故而,聊城市文化遗存不能支撑起历史应反映出的时间,故暂不能确定伏羲的最早时期在聊城。但是有一点可以想见,这里是伏羲族早期活动地点之一,黄帝居于聊城市境成为可能。
    目前比较难于确定的是,黄帝族是属于太昊,还是属于少昊,或是少典,由于远古之事乱而无定,我目前只对表现出的资料简要分析。
不管是太昊还是少昊,都应是伏羲族北上后的产物,只不过,不是同一个部落,表现出的特征也不一样。伏羲族进入山东后成为太昊族系,反应的文化是大汶口文化,大汶口文化主要分布于鲁中南(泰安、济宁),鲁东南(日照、潍坊),苏北(大墩子)等平原地带,以蛇为图腾。后来,太昊中有一部分以鸟为图腾的部落组成少昊族系,反映出的也是大汶口文化,并且一直延续到龙山文化,山东龙山文化呈现的特点:器型小、壁薄、黑陶、镂空、扁足等。根据考古资料研究发现,山东青州等地是少昊鸟文化的重要据点,包括鲁西北,都是崇尚鸟的部落,是伏羲族的原始裔脉,因为伏羲的本义是锦鸡、凤凰。少昊之所以从太昊中分离出来,可能原本就与部落历史有关。后来伏羲后裔在不断迁移沿水北上。故而,在河北黄河岸边上的时候,能看到成熟的八卦台。而在河南省,伏羲族的羊部落形成的太昊族开始繁衍发育。我推测,某代羊部族首领在河南行走的时候,看到了龙化石,或者是看到与龙相近的动物,进而“南蛇变龙”,于是神农氏的羊部落由“羊”而“牛”,由伏羲的蛇图腾转化成龙图腾。这从部分史籍中可以找到证据,《水经注》“羊水导源于巴,入汉水”,神农氏有可能首先在洞庭湖区域发迹,也有说在陕西宝鸡有炎帝为发祥地的。王献唐《炎黄文化考》中说,“姜,从羊,从女,羊为姜之初文”。这是说神农氏的炎帝部落是羊部落。《帝王世纪》中说,“神农母曰任姒,感龙而生帝魁”,“女娲氏之女,游常羊感神龙而生炎帝”。这里表现出,神农氏炎帝由羊而龙的过程。故而,神农氏祀祖的时候,就从“人面蛇身”进化成“人面龙身”。也就是说,神农氏很早就进入了“龙”时代。由于最后一代神农氏炎帝是被黄帝收降的,故而,最后一代神农氏炎帝的图腾肯定是龙图腾了。《开山图》中就有“炎帝乘赤龙”的记载。而后来,黄帝居然也乘龙而飞,可能黄帝与炎帝属于同宗,不远的部落。史料中载,黄帝生姬水,炎帝榆罔生姜水。这不免让人联想到《春秋》中的记载,庄公三十年“遇于鲁济。”注,“济水历齐鲁界,在齐界为齐济,在鲁界为鲁济。”可见,齐鲁之时,就把济水一分为二,有鲁水与齐水之别。这是天意呢,还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呢?《国语晋语》“昔少典娶有娇氏,
炎黄网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从这个资料上看,黄帝与炎帝是亲兄弟,一个在姬水,一个姜水,与齐鲁之水神似。由于“姬”与“济”上古音韵相近,而在济水边东阿境有鱼山,鱼山就是济水神祠,居于古临邑界中。黄河(古济水)对岸是济南平阴的姜沟山,又称阳谷山,如果,黄帝时以鱼山、姜沟山为分界线,济水之东为姜水,济水之西为姬水未可知也。基于此考虑另一层原因是,阿城的古阿胶井传说中说是神农氏发现的。神农氏极有可能到过阳谷东阿一带(最早的北济之水。此水在河南境内便于已消失不见,后来不知去向,有今人考证推理认为最后还是进了雷泽。由于这个结论是今人推理得到的,未为准也)。如果黄帝与炎帝榆罔同时出生于禹贡之前的济水上,那么,他们真有可能算是交好的部落兄弟甚或是亲兄弟,未为定论。《山海经》中说,“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皞爰过,黄帝所为。”玄华黄实,暗示他是华族血统,“大皞爰过,黄帝所为”这里可能有两层含义:其一、暗示大昊与黄帝都是华族血统。其二、暗示大昊之所以离开,是黄帝的原因。黄帝的族系非常难以推测,黄帝有可能以少昊后代的身分项替了神农氏首领的位置。不管历史究竟如何,聊城市境不仅有大汶口文化,还有龙山文化,更有仰韶文化。所以,就算以山东太昊而论,聊城市的历史遗存也是站得住脚的。
    再细看少昊,少昊就有些复杂了。史载黄帝的儿子为少昊玄嚣,而《孔子家语》中却说,“吾略闻其说。黃帝者,少昊之子,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服牛乘马,扰驯猛兽,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而后克之。始垂衣裳,作为黼黻。”关于《孔子家语》,有人说是伪书,但近代学者经仔细分析,发现这本书事实是难得的珍贵的先秦文献。孔子明确指出黄帝是少昊之后。不管黄帝是少昊的儿子还是少昊的父亲,总之与少昊关系非同寻常。那么司马迁为什么在《史记》中说是少典之子呢?或者司马迁不是山东人,偏于一地之资料,产生错误观点?或者司马迁也是对的,黄帝是少昊首领少典的儿子。黄帝与炎帝榆罔有可能都是少典的儿子,未称帝前的榆罔可能与黄帝共同成长于古济水岸边。可能后期黄帝在山东发展,而他的哥哥榆罔在河南发展……从血源关系上看,当任的神农氏炎帝与蚩尤可能关系更近一些,从蚩尤短时间内收复鲁中山区各部落看,更像是神农氏飞入山东鲁中山区的一枚炸弹。蚩尤与山东伏羲女娲部族关系并不融洽。蚩尤来自于曲阜的九尾狐狸山青丘中,从伏羲后裔太昊女娲部落与九尾狐狸有仇的神话传说中可以看出端倪。《封神演义》隐喻了女娲(观音)与九尾狐狸的现世表现。神农氏炎帝的图腾也有九尾虎,虎与龙是他的两样标志。九尾虎与九尾狐有神似之处。《周书·尝麦篇》中说,“炎帝命蚩尤以临四方”。如果史载是真实的,那么,作为大汶口文化所代表的山东文化的后裔,怎么会被居于河南的仰韶部落神农氏封为炎帝呢!或者,神农氏就是山东太昊族与河南炎帝中心部落的统一的大首领,共工族属于他的直系,而蚩尤也属于他的直系,少昊属于他的旁系。蚩尤确实如部分史书中所言,是神农炎帝的儿子,那么,他进驻山东鲁中山区统一鲁中山区,就有非常强的政治目的。与此同时,榆罔也介入中原,可能是因为替少昊部落争夺中上游水源。因为水源问题,一直是冀鲁豫边境的焦点问题,历史上存在不少水事纠纷。估计涿鹿大战前,共工部落就一直活跃在黄河中上游地区,臣属于神农氏。就共工族在涿鹿大战后的情形看,共工族更有可能借助中游水源的优势,对下游少昊部落挟持挑衅的可能比较大。少昊部落可能从不肯服输,故此,作为少昊部落的带头大哥榆罔冲入炎帝部落嫡系的管辖区域,准备灭掉神农氏。于是,远古中原地区形成罗旋形的追逐局面。蚩尤进驻山东太昊腹心抢夺山区,榆罔进驻河南与当任炎帝抢夺水源与农耕土地。事实是河南神农核心部落与山东太昊、少昊分支部落的大战。后来,蚩尤从山区走出,大肆强占少昊地盘,于是中原地区乱成一片。各地诸侯部落割剧,纷争不断。所谓春秋无义战,这便是开始。这从《史记》中可以看出乱象,“神农氏衰,诸侯相侵伐。”黄帝与榆罔联军发现情况非常不好,山东部落可能会全军覆没,于是就上演了空前惨烈的逐鹿大战。从榆罔被蚩尤打败后逃去的方向看,正是“涿鹿之阿”,很有可能就在阳谷东阿附近,那边可能正是他的出生之地,他的老家,也是黄帝能够接应他的地方。黄帝属于山东华族体系,最好的体现是神话传说中九天玄女助了黄帝一臂之力,九天玄女是道教仙女,也是泰山老母,也是少昊部落的标志,如果黄帝不属于山东的少昊体系,九天玄女就不会来帮助黄帝。聊城是几种远古较大较重要的文化的交融地、冲突地与分界地,它们为黄帝在聊城活动提供了必备条件。
    二、山东的龙山文化突然抵达了河南、河北、山西等地,而不是仰韶文化东进
    众所周知,炎帝部落的代表文化在河南就是仰韶文化,然而,仰韶文化未能东进,恰恰相反,是山东的龙山文化与仰韶文化混合形成的河南龙山文化等大量繁殖在河南,山西、陕西等省与此同,这说明是文化向西插进,而非向东挺进。龙山文化大量扩展的时间恰是仰韶文化消失的时间,与黄帝时代恰相符合。这说明,黄帝属东,不属西。目前,考古界有人认为龙山文化不是专属于山东的文化,而是由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等文化独自发展而来的,各自有自已的发展轨迹。由于目前对龙山文化的考证辨别还有待时日,暂不作更深入的分析。但是一种文化被另一种文化全面替代应当有战争的原因。事实上,山东省的龙山文化传承自山东大汶口文化表现是极为突出的。从龙山文化城的排列看,从山东东部到河南东部,
炎黄网一字排开,基本上在一个纬度线上,说明,这里是文明的核心区域,分布密集,是龙山文化城的原始诞生地,山东北部平原东部从东到西有边线王城、城子崖、丁公遗址、田旺遗址4个,鲁西北平原则有景阳冈龙山文化城为中心,景阳冈、尚庄、教场铺、乐平铺等8座龙山文化城,具有都邑聚的建国框架。山东北部平原龙山文化城还一直排到河南境内。此后其它地方的龙山文化城有可能是文化的继续传播造成的。其中,山东的城子崖类型龙山文化城,属于龙山文化的早期至中期。相差不过两三百年,大体与黄帝时代相吻合。其中,城子崖、丁公、景阳冈都属于早期龙山文化城。说明这三个地区经济繁荣,起步较早,大部分经过多次扩建。龙山时期大多筑有台城,用于防水。景阳冈与教场铺内都有两个宏伟的夯筑台址,在各自的聚落城址的中心位置,属于一级城。景阳冈的二级城有王家庄、皇姑冢2个;教场铺的二级城有大尉、乐平铺、尚庄、前赵、王集5个。三级龙山文化城就是一些龙山文化遗址了,大多靠近中心城。就聊城的龙山文化城的密集度来看,在整个山东省都是空前的,无与匹敌的。根据考古界推测,阳谷景阳冈附近还应当有不少二级城,但是早已被黄河冲走了,硕果仅存2座二级城。阳谷梁山群,遗址达到19个。茌平东阿群,遗址达到33座。据考古界分析,茌平教场铺都邑聚类型比城子崖类型更加典型,制陶工艺达到山东省最高水平。到了河南境内,河南濮阳戚城是山东龙山文化城的向西类型的推进。这说明文化是自东而西扩张的,也就是从山东推广向河南等地的。还可以看到,平原的优势是明显的。也就是中国的大部落的国家形式首先是从山东北部平原绵延开去的。山东龙山文化城在鲁西北的大量出现,证明了黄帝早期活动地点极有可能就在鲁西北。
    《山海经·海内经》中说,“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可见,长于治水的共工族是原炎帝部落之后,然而共工族一直占据河南省北部、河北省南部、山西省全境,这说明,河南等地一直是炎帝部落的根据地,而不是黄帝部落的根据地。很显然,黄帝后代是不可能出让原始根据地给炎帝部落后人的,故有共工与颛顼之战,刑帝与帝争神的故事大量演绎,深入人心。这从侧面说明黄帝有可能活动于鲁西北。
    三、中冀在河济之间,聊城是最早的“中土”
    众所周知,黄帝居住地就是古中国的地之中,称为中冀,或曰中土,也是斩杀蚩尤的地方。中国用土圭测量日光照射于地上影子的距离尺度,判定中心所在,故而称之为土中或中土。《吕氏春秋·季夏纪》中说“中央土,中日戊已,其帝黄帝”。《淮南子·天文训》中说,“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可见,黄帝居于“中土”。最早的“兾”字,显然体现出两个重要的特点:(1)按字形看,指两条河流中间共有的田地的意思。(2)发“ji”音,与济水之“济”音近,并与黄帝所生之地姬水的“姬”音近。
(一)从字形字音字义看,聊城符合“中冀”、“中土”的特定条件。中国古人喜欢重复使用地名,也喜欢把几种相关联的事物重复使用古音。经与古文字研究专家陈文杰教授探讨查证,“冀”字上古音韵“见母脂部”与“济”字上古音韵“精母齐韵”相近,而“齐”字“见母之部”又与“济”字古音同。可见,济冀在读音上相近,两者之间有内在联系。又考“济”与“齐”,《尚书大传》称“济者齐”,《尔雅·释天》称“济,谓之齐”,故古代齐、济皆可通。《说文解字》中说,“齐,中也”。齐是居中之意。又与“中兾”的本质内涵建立了联系。史载,“齐,风姓”,而《帝王世纪》云:“伏羲氏,风姓也”,《竹书纪年》曰:“太昊伏羲氏,以木德王,为风姓”,可知原来风姓是伏羲姓。《纲鉴易知录·太昊伏羲氏》中说,“太昊伏羲氏,以木德王。作都于陈。帝崩葬于陈”。那么,伏羲都于陈,考“陈”字又知,从阜,从东,东亦生,“东”本义为“生长之方”,转义为“生长五谷”——在东方土丘上种植五谷,应是最早的本义。无独有偶,“齐”字居然也有此意:《说文解字》云,“齐,禾麦吐穗上平也,象形。”均与谷麦农作物有关。禾麦吐穗上平,说明齐、济之地均是原始农业极其发达的地方。由于是适合农耕的地方肯定要以平原为首选,直接可以排除山地。根据字义破译,在东部的平原地带适合种植谷物的农业发达的地方应首选聊城市境。众所周知,聊城自古就是农业发达的地区,直到现在也是华北平原的农业大市。《阳谷旧志》载,“阳谷北境有宓城,太昊伏羲之城也。”市境自古就有伏羲教民种谷的传说——不难联想,“陈”、“齐”字的最早诞生地,实与济水、谷物、伏羲相联。由此可见,伏羲教民种谷的济地,东方之丘,隅夷旸谷,何其合情合理。相传神农氏管辖的足迹南到交趾, 北到幽都, 东到旸谷 ( 今山东西部 ), 西到三危 。旸谷在山东西部已得到相当多的专家认可。近来聊城学者又认为旸谷就是吾山(鱼山)(见张长城同志的相关论文)。我由此推断,济水与“中兾”联系密切,甚至与旸谷之鱼山联系密切。聊城的河、济之间的土地才是地之中,正宗的“中土”。
(二)聊城有北济水流经,是大禹治水的古兖州之域,是河济姬的中间区域。《尚书·禹贡》言,“济河惟兖州……厥貢漆丝。厥篚织文。浮于济漯,达于河”。《书·禹贡》,“导沇水,东流为济。”《左传》言,“泉源为沇,流去为济。又水名,出郦县。”《山海经》,“支离之山,济水出焉。又济南,郡名。”可见,济水、黄河流经聊城一带,并东至济南等地,济水又名沇水,沇水的“沇”又形成了兖州的“兖”。可见,沇水就是古兖州之水。聊城属于河水与济水共流的区域,水患最为严重的地带,禹之九河数条河道均在境内。聊城地处远古中国东西南北各种文化的交汇之地,在古中国的“四渎”之间。在东部华族来看,济水就是它的中心位置,显而易见,聊城就是“中兾”之地。
    考古发现,茌平、阳谷、东阿一带有一条不曾显露地表的水源,凡有远古文化遗址地层均有黄沙层,于是怀疑这就是远古消失的北济之水。然而,在荷泽、济宁、平阴、东阿、济南一带的济水却是史学界目前公认的古济水。更有人认为不管南济或北济均不过聊城,然而就是这条神秘的水路在东阿与西北而来的古济水汇合了,于是汇合的不远处有一处祭祀济水河伯的神山——吾山,它恰居于古临邑(今东阿县)界中!为什么那么长的济水只在东阿的吾山设置了神祀?我认为,此地是黄帝的地盘,靠近昆吾的缘故吧,或者就是远古的地之中!济水、姬水中间的平原田野,不恰恰构成了“兾”的全部内涵,音同、意合。阳谷、东阿一带的“济水”有可能就是古济水,又是传说中的姬水,因“济”与“姬”古音同。
炎黄网甲骨文中的姬,竖目,女子跪地,竖起一对大耳朵。女字旁加一对耳朵,意义非同寻常,非常罕见,显然具有强烈的臣属意味。故姬又通臣。姬字的出现,有可能有以下四层含义。其一,这是黄帝的一个姓氏,带有明显女性部落的标志,与“姜”字神似,二字可能同出于一个部落。其二,黄帝部族可能原来属于一个地位并不高的部落,臣属于少昊或神农氏。其三,可能姬水是济水的一个分支,故而为姬。在济、姬之间的土地应是“中兾”之地。这里就是黄帝认为的地之中!其四,姬字似蛇,恐怕还有伏羲之后的特定内涵。
    众所周知,河北最早不称“冀”,是文化迁移后出现了“冀”字,较为晚出。据说河北远古之时开发较晚,河北冀州一带曾为北冥海水之地,有古海生物化石出土,远古人类难以长期居住。但也有人认为古代大洪水的发生,就因为河北等地过度砍伐林木造成的,由于时代很难推断确切,必须考察大量地质后才能得出结论,故不再深入分析。按照正常的理念,“中冀”应是古中国较为繁荣、开发较早的地区,应在“四渎”之间。《拾遗记》中说,“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荷泽),迁恶者于有北之乡(河北)。”有北之乡,指代是北方寒冷不毛之地。河北正是这个“有北之乡”,是黄帝得胜后发配夷人的地区,河北显然远离了“中土”的必要条件,也远离了涿鹿争斗的必要条件——富饶发达的土地。聊城居于中华之中,是北上南下的中心区域,聊城正对着河北与荷泽。黄帝最有可能在阳谷一带称帝后,把曾反叛的夷人从聊城地区就近往上直接发配到河北,把顺从的夷人迁至荷泽,都是上下转移,这一点应当引起中国史学界的足够重视!!随之,“冀”的概念渐渐迁移北上,“涿鹿”也随着人口的移动而复制北上,甚至龙山文化后来也传播北上,蚩尤文化传播北上。当然,古代人似乎更认为两河之间的土地为中土,在古籍中可以看到,《尔雅·释地》,“两河间曰冀州”。这显然是指大禹治水后的分野了,不能将它硬性按在黄帝时代的“中冀”的概念上。还有渭水中心说,“渭”与“兾”的上古读音相差太远,显然同样不符合远古人造字规律。学术界还有一个提法,河北的“石沇水”才是真正的最早的古济水,并引入齐人居水边而为济的理念,认为最早的济水不在河南山东,而在河北。如果以此说为准,那么,河北就可以列在四渎之列了。需要明白的是,首先要有先进的农耕为基础,才能成为齐地。从齐字的构造上能看出,那是最优秀的原始农业的代表。此前,我已说明。然而,河北黄帝时代远古文化的先进性并不明显。
(二)聊城市境暗合五行。《尚书·洪范》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 ”。郑玄释说:“天一生水于北,地二生火于南,天三生木于东,地四生金于西,天五生土于中。”在聊城市境就有五行的存在,聊城距《尚书》所指的“洪范”之平阴只有一河之隔。
轩辕丘在“昆仑”的中东部。东方为木地,居青龙,是苍颉帝的夷门帝都——东阿王宗汤村的仓颉墓恰恰印证了此方位的正确性。仓颉是伏羲族后起的领袖,是黄帝忠实的部下。说明东阿以东曾是太昊部族的旧地。
西方为金地,金帝,少昊玄嚣,黄帝长子。居白虎,是少昊帝玄嚣帝都。莘县、阳谷、聊城一带鸟器型物大量存在,是少昊旧地。聊城西北边沿有部分仰韶文化。聊城有凤凰台传说。市境有宓城,太昊伏羲之城,说明少昊部落的原始主人曾是太昊。
    南方为赤地,居朱雀,火帝,榆罔,黄帝之兄。炎帝曾暂居于位于阳谷的空桑景阳冈龙山文化城,也印证了此方位的正确性。
    北方为黑木,居玄帝,颛顼。黄帝之孙。聊古庙有古颛顼墓,且为龙山文化遗存,年代相符。有巢父许由遗迹。有滔滔禹贡之河水流经。有古漯川打此经过。临清市境有彭祖墓,清光绪《馆陶县乡土志》载:“彭祖墓在城东三十里彭祖店村西南,考《舆地广记》:彭祖,古陆钟氏第三子籛也,自唐历夏、殷,封于太彭,号彭川,周末,浮游四方,晚入蜀……后一年,又有人见登莱山中,终于武阳郡。在馆陶县东北彭祖店,有墓焉,至今遗址尚存。”
    五、聊城市境曾是昆吾之虚,远古最重要的政治核心区域
    《山海经》说,“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
    昆仑山高得很!难道黄帝族真的居住在高高的昆仑山上、荒绝人烟的地带吗?据考古印证,昆仑山上有古墓,但是,那不是黄种人的墓,而是白种人的墓。在那种高寒地带,如何使部落发展?难道黄帝真的是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的,他又是怎么融入华的族群?由于《山海经》中描述的昆仑山缥缈浮云,成为千古迷团,无人真正破译,于是古人不得不把新疆边界到青海东南的山脉全部叫做昆仑山脉。巍巍昆仑,何处是帝所?
    依前文所言,诸部落首领方位已无一不合,唯一差的就是昆仑山了!帝下之都在何处呢?肯定是一个能够食人间烟火的地方吧!《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族“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那么,他是不是坐着他的轩辕车到处行走,住到一个地方就称一个地方为昆仑呢?像轩辕丘一样的多变?
    首先要考察“昆仑”两字的内涵与外延。可以看到,“昆吾”与“昆仑”相近,二词皆有昆字,那么考察“昆”字的本义是首选。
    昆,众虫之意,有聚集之意,与远古“丘”含义神似。仑字,本无高大之意,实指圆形事物,“仑”加“车”旁为“轮”,与形状有关。另一意为思。《说文》,“仑,思也。”还被指称为头脑。还有非常重要的一层,为中“脐”,中心之意。《黄庭内景经·治生》,“兼行形中八景神”。梁丘子注引《玉纬经》,“脐中为太一君,主人之命也,一名中极,一名太渊,一名昆仑,一名特枢。”广大无垠貌。昆,又指“ 浑 ”。汉扬雄《太玄·中》:“昆仑旁薄,思之贞也。” 司马光集注:“昆,音魂;仑,卢昆切。” 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如是我闻一》,“元气昆仑,充满天地。”又为浑沌的近音。所有意思集合起来可以理解为:中心,元气聚集充盈之地,隐者思索的广大无边之处。看到这儿,我只能联想到一个地方——济水的中脐、神祀之地吾山(鱼山)。我还把齐之中、昆脐之中、济之中、太极之中,混合一体,就形成了吾山的昆仑。
    昆仑与昆吾有三个共同的特点,指代古代一种器皿,昆为日部,同为昆首。日部,或许代表了大昊、少昊共同的太阳崇拜,还是与山东的昊部落相关,它让人直接联想到东升之日。昆吾是陶正之职,是部落首领,是部落国家总称,是一地之名,而它的本义却极有可能是一种壶制品的别称,《说文解字》,“昆吾,圜器也。”而极为巧合的是,昆仑是玉质酒器,唐李商隐《魏侯第东北楼堂书所见成篇》言:“锁香金屈戌,带酒玉昆仑。”可见,昆仑与昆吾从内涵上是有的联系,一为陶壶器,一种是玉酒器,均为圆形。它们都有“昆”的共同体。那么昆又是何物呢?据庄子言,一种奇特的超大的鱼——鲲,可以化为鹏鸟,而鲲字拆开后是“昆”与“鱼”,与昆吾神似,因为“吾”、“鱼”音通。估计这种超大的鱼只有滔滔黄河中才会有吧!它显然暗示,不论昆吾还是昆仑都在黄河边上,这两种事物虽名称不同,却其实相近。鱼字,经常被部落神化,是图腾的一种。
    那么,我们为了打实昆仑的概念,再来考察一下昆吾。
    (一)昆吾与黄河边的早期制陶业有关,昆吾是黄帝的陶正,聊城是远古陶器制作的核心区域
    史载,昆吾为黄帝时陶正,作陶器。从后来的昆吾变迁看,它不仅是一个官职,最早或许就是地名,是因地名生官名还是因官名生地名,现在不可考。但是昆吾存在的地域肯定就是黄帝经营之地。史载,黄帝所居,实为舜帝所居之地,舜帝是黄帝的嫡传后代,那么,我们找到了舜帝所居之地,或许就找到了昆吾。昆吾首先是与陶有关。那么看看,舜的制陶处在哪儿!
《史记·五帝本纪》载,“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
炎黄网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其中“陶河滨”,很清晰地描画出远古人类在黄河边上制陶器的情形。那么对当时黄河流向就要有清楚认识。然而,令人沮丧的是,有学者引《孟子·滕文公下》言,“当尧之时,水逆行,汜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定所。”《吕氏春秋·爱类篇》则言,“昔上古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河出孟门,大溢逆流。”意寓黄河古河道到今山西省之吉县、陕西少之宜川县之间的孟门处,就到头了,孟门以下的黄河体,帝尧时期并不存在。按照这个说法,河南孟门以下的河南、山东、河北的黄河,就不必考虑“陶河滨”之处了……自然不会是舜帝的活动范围。《尚书·禹贡》的河道记录是有史以来有记载的最早的河道记录,《尚书·禹贡》中明确说,“济河惟兖州”。聊城市境为古兖州之域,禹贡所述必不假,黄河理应流过这个地方。可见,黄河逆流前,黄帝时期看来还是可以在这儿“陶”的,但是尧的时候遇了逆流就不行了,而舜帝的时候,陶在何处,需要细细思考。
    研究自然史的学者证实,4000年前确实曾有自然灾害集中爆发的异常期,在一二百年间持续严寒、特大地震、青藏高原突然隆起,百年不遇水灾旱灾频频发生。这次自然灾害异常期,被史学界称为夏禹宇宙期。其中,水患最为严重。“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频繁的洪水灾害,直接导致了黄河下游的大改道。还有研究山海经的学者推论,颛顼曾与共工势不两立,考《山海经》青海湖的成因,共工族后人极有可能是故意堵塞河道或破坏山体,造成了“黄河逆流”、“泛天之水”,形成“西海”与“长江”,故“江”字有一“工”字。黄河河道弯曲纵深,被破坏后,黄患泛滥,河道被严重改道,故有共工族重臣相柳被禹杀死之传说。那么,颛顼、帝喾之后的尧帝恰逢其害。此后舜时已开始治理水患,他重用鲧、禹,在众人的努力下,水患平锄,禹为夏王,旧道复元,当然,依然可以在旧河之处而陶,故而就有了禹贡里的,“济河惟兖州”,从方位上看,济水还在河水之北。
    另外,从陶字的“陶”来看,从阜陶声,阜,土山。此“土山”肯定不是指的石头众多的高山大川,而是平原上的土丘,这里就确定出“陶”的最初的“平原”概念。聊城的制陶业在远古极其发达,特产多耳陶器,陶业发达首先代表了这个区域是个不小的聚落群体。研究者张振林认为,古时候先民寻找居住地有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取水方便,大都居住在水边;二是要选择水边的高地以避水患。马未都在《陶瓷篇》中说:“黄河贯穿9个省,我们都称之为母亲河。陶器主要的发现地域,大多数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也有,但与黄河流域相比较,陶器数量要少,而且烧的温度也略低。所以今天我们如果把陶器拿出来单独地看,黄河流域烧造的是最好的陶器……”龙山文化陶器的器型有:豆、盆、碗、钟、筒杯、勺、盘、缸、甑、釜、小壶、茧性壶、扁壶、钵、罐等。最初的时候没有耳,如果需要端、提、搬动的话,则设计的边沿或颈,颈可以用来栓绳子,再后来设计了柄或耳,也叫鼻或纽。耳的设计是一大进步,方便抓拿搬运。聊城属于龙山文化区,制作黑陶业历史悠久,教场铺遗址龙山文化遗址中挖掘出土的3座陶窑是山东省目前发现的龙山文化中最完整的一组。聊城市边界“馆陶”名字里就含“陶”字。张秋曾在北宋时被称为“景德镇”,张秋还有景阳冈龙山文化城,这说明聊城一带确实是远古制陶业的原发地与重要的政治中心,聊城的坚实发达的制陶业为制陶中心形成必备条件。
    (二)昆吾部族首领许由巢父于许营居巢
    昆吾是黄帝任命的陶正,还相传帝尧时的高士许由是昆吾的首领。那么有许由传说的地方就为首选。《春秋·昭公十二年》载,“楚灵王曰:‘昔我皇伯父昆吾,旧许是宅。’”盖春秋时,许迁于楚,其地入郑,谓之旧许。在河南许昌,据传许由从山西迁来,并在颖水河边与巢父谋面,巢父居然正在那儿牧牛。这说明许由与巢父居地相近。然而在东昌府区许营却有巢父墓,万历《东昌府志古迹》记载“巢父墓,在府城东南十五里。巢父,尧时隐者,尝以树为巢,故日巢父。”明永乐年间《东昌府志》云,“博州治南十五里,日巢陵,于此立州,今治东南十五里,址犹存。”聊城不仅有鲜活形象的“巢父遗牧图”,还有“巢陵城”,巢陵城是博州旧治。巢父墓是一处货真价实的龙山文化遗址,时代相合。在全中国范围内也找不到几处与巢父有关的传说,居于最北端的唯此巢父尔。聊城不仅有巢父,还有许营之许,这不能不说是巧合中的巧合。《古史考》中说,“许由夏常居巢,故号巢父。”《琴操》中说,“许由者,古之贞固之地,尧时为布衣,夏则巢居,冬则穴处。饥则仍山而食,渴则仍河而饮,乃临河洗耳。”这些说明,许由与巢父系一人。可见聊城不仅有巢父又有“许”姓,原比许昌的许由传说来得生动。《左传·昭公十二年》:“昔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那么,谁才是真正的旧许,非常清楚了。此后昆吾重心有所转移,故此许姓的中心也在迁移变化复制中,随着黄帝的西迁,部分许姓后裔去了山西,又从山西倒着进入河南,许由的故事也被改造,演绎出不同版本,将巢父、许由分裂成二人。
    (三)颛顼之虚在聊城,突现昆“鱼”的境界
    《路史·国名纪》:“昆吾,颛顼后裔,陆终长子,已姓,名樊,封于昆吾,即古颛顼之虚。”《大戴礼》云:“陆终生子六人:长子曰樊,樊为已姓,封于昆吾,即古帝丘颛顼之虚。”可见,颛顼葬处实与昆吾联系紧密。
《一统志》载,“帝颛顼高阳氏陵有二:一在开州,一在东郡城西北二十里……在东郡者有庙,民间称聊古庙是也。”聊城颛顼墓位于东昌府区城西北7.5公里处,系龙山文化遗址,为方形高台地,暴露面积500平方米,为黑灰土堆积。由于河南也有颛顼都城与颛顼墓,考察颛顼的发展轨迹就极为重要。
    考察颛顼的祖系关系最为关键。《史记•五帝本纪》,“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帝王世纪》中说,“帝颛顼,高阳氏,黄帝之孙,昌意之子”。看来,颛顼是黄帝的后代,是比较传统的说法。颛顼时,黄帝统一天下后,其后代分疆而治,各为诸候,时强时弱,非实质上的帝王交替,统一帝国。颛顼部落通常定义为九世。《春秋纬》中的《命历序》中说颛顼部落共传20世,350年,《易纬》中的《稽览图》说是500年。显然颛顼部落按一代80年计算,最少也得有4代,那么每一代就会有一个颛顼帝。《世本集览》中说,“高阳十世”,也就是说按最长的500年,一代帝王也只有50岁了。《春秋命历序》中说,“颛顼传九世,三百五十年。”这个颛顼帝寿命更短,才人均寿39岁。这个可能就是当时的远古人类的实际寿命情况。据说,九世说是现在比较通行的说法,经专家研究远古世系学者考,山东聊城颛顼墓位于聊城东昌府区城西北7.5公里处,此为第六代颛顼帝之陵。所考时间比较晚出。由于专家似只是简单罗列,我觉得不能就此认定,必须前后联系,认真察考。
    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中说,颛顼朝第一代颛顼帝距今5770年左右。根据唐朝敦煌《天地开辟以来帝王纪》载,“台殿遭旱五载,自责无德,将身投海,海神不纳,有一大鱼负顼而出。天感其心,须臾降雨,天下大丰。”“鱼”是颛顼族的代表图腾。从鱼山的“鱼”可知,鲁西北与“鱼”有着天然的关系,包括“鲁”字本身也是“鱼”加“日”的拼合,“鲁”字音又与“卢”字同,让人联想到“鹿卢”古剑和东阿“卢”县。在黄河上游和中游的古文化中,经常出现鱼鸟图案,这是渭河流域“鸟”集团与豫西地区的“鱼”集团的互相斗争的尖锐体现。而聊城这一带没有这种斗争图案,说明我们是稳定的“鱼”集团的大本营。吾、鱼、余音通,余与吾互通,是先有吾,还是先有鱼,似已无从考证了,但鱼与伏羲、神农、颛顼、太极八卦等均有关系。余者,河西山之余脉也,这个鱼山在全国的山系中表现最为突出的独一无二的特点;吾与陶相联;鱼与水相联;鱼又与龙相联,龙是水中之物,一种大鱼。陶者滨水,
炎黄网陶昆吾也……鱼山之日“

中华炎黄网http://www.yanhuangwang.org)

关键词:

责任编辑: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5www.yanhuangwang.org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1052号-2